当前位置:首页 > 幼儿园里的“绝命毒师”  郎咸平谈幼儿园的“生意经”

幼儿园里的“绝命毒师”  郎咸平谈幼儿园的“生意经”

推荐阅读:我在家带娃,为什么还要做一份兼职?

“学前教育,是世界各国儿童人生早期最大的福利之一,学前教育的公平,是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的起点”。

----北京师范大学教授,幼儿教育专家刘占兰



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“财经郎眼之幼儿园的生意经”节目视频及其中精华内容的文字版本。


在节目中,郎咸平从“公平”的角度出发,剖析了造成当前中国幼儿园乱象的原因;嘉宾经济学家王福重更是语出惊人,认为应该取消公立幼儿园;郎咸平、《新周刊》总主笔闫肖锋和主持人王牧迪更是就“药儿园”潜规则的形成、权力货币化、幼儿园小学化等问题进行了深度的讨论。


视频较长,建议大家在WiFi环境下观看,同时也为大家整理了文字版本的访谈摘要内容,供大家参考。




郎咸平演讲内容摘要:


关于中国幼儿园:


◆ 根据2012年所公布的数据,中国有18万个幼儿园,其中12.5万个属于民办,剩下的是公立的。


◆ 我们国家是9年义务教育。因为幼儿园学前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,所以在我们老百姓心目中认为幼儿园学前教育付点钱也是应该的。但是我们发现有30%的公立幼儿园接受政府大量补贴,而能上公立幼儿园的主体是公务员的子女。


◆ 出事的幼儿园既不是公立幼儿园,也不是贵族幼儿园,都是那种中低端的民办幼儿园,这一类的幼儿园是没有补贴的。


◆ 我们调查还发现很多公立幼儿园的钱由于用不完,因此很多东西都是购买进口的,而其它民办幼儿园都在压缩成本,导致教学质量差,风险也相应提高。


◆为什么政府拿纳税人交的钱去给这30%的公立幼儿园投入经费?为什么公务员群体的子女有这么好的待遇?这就是不公平!公平的问题是今天学前教育的最大的问题,我们应该通过公平来解决目前民办幼儿园所潜伏的可怕危机。


香港幼儿园:


在香港,幼儿园基本上都是私营的,可以分成两大类,第一类属于非盈利性质的,他们通常附属于学校或者教会组织。另外一类是国际学校或者双语学校,收的学费很高,他们自生自灭。


香港政府的补贴都集中在非盈利组织所办的幼儿园身上,补贴的方式有地租退还、学费减免、分配宿舍、教师培训等等,目的是帮助这些幼儿园运营。


对于香港公民而言,政府每一年补贴一个孩子17000块港币(现在提升到2万港币),目的就是让他们去这些非盈利性质的幼儿园,如果家里更贫穷补贴还可以提高,如果钱还不够要老百姓自己出。香港的幼儿园教育是公平的,政府的补贴也是到位的。


日本幼儿园:


在日本,幼儿园一半是公立的,一半是民营的,但是它的补贴一视同仁。通常由日本的中央政府和日本的地方政府进行双重补贴,补贴金额大概是50%-75%之间,有的会比较少,有的会超过这个比例。


他们的补贴分为两部分,一个叫做机构补贴,一个叫做幼儿补贴。


机构补贴包括学校设备的采购以及事务性的支出,幼儿补贴就是对每一名幼儿发放补贴金额,家里贫困还可以申请更多的金额,如果还不够由家长出。


在这种公平的情况之下每一个学校都得到充足的经费,所以虐童、喂药、安全等等事故不会发生,而日本的公务员也没有特殊性。


中国幼儿园恶现状的重要原因:


中国公立幼儿园的主体是公务员子女,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特例,这个特例造成了国家纳税人的钱流向了公务员群体,这个本身就不公平。


在这种不公之下,民办幼儿园的经费是0,它必须靠学费、靠压缩成本来勉强求生,而在这种恶劣的营商环境之下,恶性事件自然不可避免。


我想告诉政府,喂药事件、中毒事件、安全事件等等事件只是幼儿园的一个表面现象,而这些现象只发生在民办幼儿园本身就值得政府警惕。


补贴的不公平才是造成事件的重要原因,我希望政府有关当局能够痛定思痛,仔细规划一下我们的学前教育、幼儿园教育,不要又是以严打为开始,以严打为结束。


虽然严打是必须的,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我们幼儿园教育的问题才是长远之道,而这个根本就是公平!


新周刊总主笔闫肖锋、郎咸平、主持人“三见客”阶段讨论内容摘要:


◆“药儿园”这个潜规则存在已久,爆发是一个必然的结果。根源在于长期的对于幼儿园教育的完全的市场化和完全的垄断。


两个的截然的冰火两重天的这样一种格局,这是幼儿园在一种竞争下,在一种生存压力下必然的一个结果。


◆80后的群体很尴尬很苦逼,一个坎一个坎的过,丈母娘要求买房的坎,生孩子后又面临孩子入托难的问题,还有奶粉的问题等等一大堆的问题。


80后是现在社会的主要群体,人数达到了2亿2到2亿4,所以“药儿园”问题只是众多问题里的冰山一角,实际上反映的是80后这些父母们集体性的焦虑。


◆公立幼儿园500块钱一个月就能买到10000块钱的服务,这就是权力的货币化。


◆幼儿园需要教育吗?学前教育这个词正确吗,幼儿园不就是快乐,玩的过程吗?


◆幼儿园与学校的联动性;幼儿园小学化;对所谓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讨论。


◆入园难,难过考公务员;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。


现场嘉宾王福重对话摘要内容:取消公立幼儿园

王福重,经济学家,《公平中国》一书作者


◆对于小孩在幼儿园被喂药,一点不惊讶,因为我们每天都吃地沟油,在商场里能买到有毒的东西。如果这些事情,普遍发生,就不是道德问题,而是制度的问题。


◆我们经常指责说政府管的过少了,没有监管,其实不是这样的,对于幼儿园,恰恰是管的太多了,市场化不够。


◆郎教授刚才讲的第一个问题,公平问题,在不公平的前提下,人们就会使出下三滥的手段。不公平是怎么造成的,就是因为政府管了他不该管的,所有的幼儿园,都应该是私立的,所有的幼儿园都不应该是公立的。


◆财政不应该拨款办公立幼儿园。在中国,根本不应该存在幼儿教育这个提法,幼儿园根本就不是一个教育问题,它就是家庭看孩子劳务的一种延伸,教育部门根本就不应该管幼儿园,财政更不应该拨款干这个事,因为这是一种个人的福利,如果机关办幼儿园,就是给公务员发工资,涨工资那一样的东西,所以这是不应该存在的。


◆造成幼儿园虐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各种“竞争”。


◆幼儿园教育本身是不存在的,就是看孩子就好了,就给我好好看孩子就好了。就制定这种规范,教育部门不要管,什么部门要管?食品卫生部门要管,一切相关制度建立起来后,如果一切都是市场化的话,我想幼儿园喂药是可以解决的。


现场家长谈选幼儿园的考量条件:


◆就近原则


◆园长如何


◆孩子伙食


◆教师流动性


最后,香妈推荐大家观看由张以庆导演的纪录片《幼儿园》。


《幼儿园》记录了在中国在武汉在一所寄宿制幼儿园,一个小班、一个中班和一个大班在14个月里的生活。


导演张以庆说,“或许是我们的孩子,或许就是我们自己,当我们弯下腰审视孩子的同时,我们也审视了自己和这个世界。《幼儿园》是一则成人寓言。说童年是美好的,只是成人的一厢情愿;说孩子是单纯的,也只是成人的一种预设。《幼儿园》让我们在孩子身上看到成人社会。对于下一代,我们并不了解”。


点击文章最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可在线观看纪录片《幼儿园》。


猜你还想看:


扫一扫,亲子资讯每日新鲜送达


香香宝宝资讯


推荐阅读:
我在家带娃,为什么还要做一份兼职?